Another Good Ending Of Twisty Destiny

| written by SP-time官方 | Posted in 团队博客 玩家动态

声明:本文原载于百度贴吧雾之本境吧【慎入】【剧透】【随笔】 由雾之本境吧吧主推荐转载于此 。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社团组织观点。我们对转载拥有最终解释权,版权归原作者 大司祭的后花园 所有,题目为飘雪幻幻另拟。如果对我们的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的管理员。

 

扬雨晴
雾之本境的境主 手持【斩杀推理之剑】
在张泊岩,苒雪忆离开的当晚,即2012年8月24日凌晨3:34分离开人世
雾之本境已经垮塌,雾之境主被困于本境世界的深处,永远承受失败的折磨。
其一
在漆黑的精神世界里,我接受了自己在现实中已死的事实。
毫无抵抗的,缓缓下沉。
在这个无声无光的世界里,就此坠落。
没有终点,永无止境的沉沦。
“失去自由,失去创造的一切。任何境主,都可以来到这里。你必须服从他们的任何要求,成为他们的奴仆。”
雪姐姐的声音还萦绕在我耳边,但是这一切都无所谓了。
现在的结局对我来说,或许是最好的归宿。

 

至少见了他最后一面呢。
想到这里,心底泛起一抹暖意,一抹酸楚。
我知道雪忆会跟他好好的,明明知道,可是为什么伤感却止不住的涌出来呢…
我毅然决然的葬送了自己的幸福…
温热的泪水滑过脸颊,恣意流淌。
真的不愿意就这么陷入黑暗之中,真的不愿意就这么被时局左右。
好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
可是自己好无力,真的好无力。
悲怆、孤寂、无助交织在一起,纠结不休。
睁眼闭眼亦是枉然,长叹一口气。
突如其来的困意,我沉沉睡去。
其二
这是个冰晶飞舞的世界。
万物沉睡的世界,不,是万物死亡的世界。
此处唯有风过雪飘的声音……
一位有着冰蓝色长发的少女,在世界的中心翩翩起舞。
端庄的容颜,秀丽的身姿。
少女挥动着水色的长袖,深色的紧身内衫顺势勾勒出她无暇的曲线,胸前悬挂着天青色的十字架也随之发生位移,发出的些微声响,混在风中延绵到尽头……
纯白的雪花缱绻在少女周围,依依不舍的伴舞。
少女变换着身形,纤细的手腕轻盈的划着圈,带起纷飞的冰晶,幻化出一朵又一朵涟漪。
她的表情恬静而自然,嘴角还带着一丝微笑。
没有人知道少女为何起舞、要舞多久、舞给谁看。
唯一能知道的是那舞姿已经不是世间所有,已经脱离了凡尘的概念。
那份美丽,是世俗不配享有的。
寒冷的世界里,冻结的时间里,少女不知疲惫的舞蹈着。
碎片之一
男:终于办下来了,哼哼。
女:真是不容易,废了这么多功夫。
男:亲爱的,我们一起去旅行吧。
女:嗯,是啊,太好了,人家早就想去放松下了,整天忙这个都要累死了。人家旅行社都联系好了。
男:好,那我去打电话通知大家都去。
女:你喊上他们做什么?
男:好歹都出了一份力啊!
女:啧,你就知道做好人。好吧,好吧,随你把。
男:嘿嘿,那我通知他们都带上身份证。
女:是的,没有身份证可是上不了车的哦。
其三
一阵巨响,把我从沉睡中惊醒。
漆黑的世界,发生了很奇妙的变化。
睁开双眼,有一缕很耀眼的光辉……
眼睛好痛,忍不住伸手去揉。
许久,我才适应。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世界又会出现光明?”
我忍不住大声质问。
难道说……
“嗯,嗯。你已经是我的仆从了,从现在开始,我将重新构造你的雾之本境。不对,应该是我的雾之本境。”
语气异样的温柔,词句却何其的残忍。
终于,这个时刻到来了。
我失去了一切,我甚至自己也失去了。
颤抖着身躯,仰起脸,想看清楚那个人的脸。
沉沉的暮霭挡住了我的视线,我仅仅能辨认出一个模糊的背影。
“唔,我看看,我看看。三种可能,三种失败。特别是最后,噫,不管怎么看你都把自己玩死了。”
声音叹息了一阵后,变得兴奋起来。
“那么,你就作为我的人偶,完成我为你续写的剧本吧!哈哈哈哈!”
扭曲的笑声中包含着无数的恶意。
不,我不要!
碎片之二
男:你是谁?
女:你不必知道。
男:你的目的是什么?
女:你自己明明知道。
男:我……我不懂。
女:那是你自己在逃避。
男:她……为什么?

女:就算我告诉你,你也会忘却。纵然如此,你也想知道吗?
男(坚定):纵使忘却,我也会坚定不移的为追寻这个而努力。
女(微笑):唔,这个,可以有。
其三
眼神死灰的少女握紧冰冷的刀具,淡淡道:冷静个屁呀!”
少年顿时哑口无言。
从少女身上散发出凛冽的寒意,她真的想杀死眼前的境主。
哥哥,就是被这种人渣杀死的,被挖出内脏,被残忍的杀害了……
这个人渣就在自己眼前承认了罪恶的事实,无法宽恕,无法原谅,无法容忍。
必须现在杀死这个人渣,必须马上杀死。
少女死瞪着境主,用淡漠的声音对试图阻止自己的少年道:“谢谢你,只要杀了境主,我随便你搞,什么姿势都愿意哦!”
少年的声音,少女已经不想在听见,她猛地挥起刀,直扑境主。
境主依旧坦然面对。
噗的闷响,少女的刀准确的刺中了挡着境主面前的少年。
境主泪眼婆娑的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少年。
“我懂了,我懂了。”少女喃喃道:“什么约定,都是谎言,其实,你喜欢的是这个人渣吧!”
刀再一次的举起,重重的落下。
这次,刺在了境主纤细的身体上。
境主趴在了少年的身上,她转过脸,竭力挤出一丝笑意:“是我杀死你的哥哥,我才是真正的罪人,请,请不要伤害他。”
少女面无表情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拔出尖刀,再一次重重落下。
境主吐出一口鲜血。
已经伤及内脏了,已经没救了。
可是少女并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一次又一次的重复。
少年痛苦的呻吟让少女回过神来。
她看了一眼血肉模糊的境主,又瞅了瞅失血过多的少年。
“既然,你这么喜欢她,就跟她融为一体吧。”
少女把境主分解成一片一片,然后漠无表情的塞进少年的嘴里。
少年拼命挣扎,少女握紧刀具,对准少年的嘴巴狠狠砸去。
洁白的牙齿支离破碎,鲜血淋漓,已经分不清是境主还是少年的鲜血。
望着停止抽搐的少年,少女微微一笑。
用手指沾上地上的血迹,均匀的涂在嘴唇上,用轻松的语气道:“哥哥,你看我美不美?”
说完,她将手中的刀具反转狠狠刺入自己白皙的脖颈。
一切归于平静。
碎片之三
男:你已经没事了,放心吧,已经安全了。
男:#¥…%…&*
男:你说什么?稍微大点声。
男:#¥…%…&*
男(颤抖):我知道了,我立刻向上级汇报。
其四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糟践我的世界?”我咬紧牙关,无视出血的嘴唇。
“有什么不好,那男孩到死都是跟你在一起哦,你们可是在一起相亲相爱到死哦。”暮霭中的身影变得更加朦胧,语气依旧温柔如水。
“我讨厌你,我憎恨你。你是个禽兽!”我发出怒吼。
“汪星涵可是在哀求中死去的哦……”声音的主人慢条慢理道:“你杀死她的时候不也是很开心吗?以拯救多数人的理由,开展为所欲为的杀戮。你才是个禽兽不如的混蛋”
“……”顿时,语塞起来。
迟疑了一阵,我犹豫着问:“你是雪姐姐,雪之境主?”
“噗哈哈哈!”笑声四散开来,那人似乎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
好一会,那人止住笑声,淡淡道:“就凭你这点推理,这点本事,还想当做境主,真是可笑。套用某人的名言,你可是境主失格哦。”
“那么,也就是说她彻底失去了担当境主的资格咯?”熟悉的声音响起。
雾气渐渐散开,冰冷的寒意中,出现了雪之本境的境主。
“雪姐姐?”我疑惑的看着脸上依旧挂着一丝笑意的雪姐姐。
她朝着雾霭中的身影微微一礼。
雪姐姐带着芬芳的手,拂过我的脸颊
“好好睡吧。”
很明显的感受了一种很温柔的气息,我舒服的闭上眼睛,意识模糊起来。
……
“时局,变了。”暮霭中的人缓缓道:“说到底,斩杀推理之剑终究是不能交给这样的女孩子。”
“咦,为什么?”雪之境主抱住沉睡中的雾之境主,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她不行呢?”

“因为呀,”话语里是掩不住的笑意,:“她终究是个恋爱中的女孩子,恋爱中的女孩子肯定是要握着心爱的男孩子的手啊!”
说完,雾之境主的衣襟上多了一朵七瓣的红色花朵。
“唔。”雪之境主思考了一会:“这个的花语应该是多福多寿,子孙满堂吧?”
可惜那人已经离去,雾之本境的雾气已经全部散去。
看着雾之境主的睡脸,雪之境主忍不住用指尖戳戳。
手感真好,她由衷感慨,年轻真好。
其五
睡了好久,睡的好迷糊。
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床单。
我在医院啊。
侧过脸,冒出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
张了张口,我不知道说什么。
他俊朗的脸庞露出温柔的笑意:“扬雨晴,好久不见了。”
说着,握住了我的手,接着哭花了脸。
我还没有弄明白,就听到一阵故意的咳嗽声。
“爸爸?!”
我转头看见自己父亲。
一脸愠色的看着那个握住我手的人。
慌忙松开我的手,我却紧紧抓住,贴在胸口
他先露出困扰的神情,然后释然了,用力的握着我的手。
我在心中默默道:我再也不会松手了!
尾声
雾的隐藏,只是让有心之人去寻找出背后的真实。
找不到的人也不必慌张,稍稍等等,阳光会驱散这一切的。
阳光会还给你一个真实。
但是,要知道,这个真实对于你来说或许已经太迟了。
获得奇迹只是一个契机。
想要刻意引发奇迹,最优先的条件就是创造契机。
能把握契机时机的,只有获得曾经获得过奇迹的。
新闻报道
报道一:2011年7月23日晚上20点30分左右,发生重特大动车追尾事故,事故已造成40人死亡。其中,有数位苒姓乘客以及家属,共计八人丧生。据相邻乘客回忆他们是全家相约出门旅游,谁知竟然招此横祸。
报道一跟踪报道:7•23事故中丧生的冉姓乘客家属已经找到,是一对兄妹,兄妹俩目前就读于白鹿渊高中。8月12日当地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已将抚恤金发放到位。
报道二:2011年1月15日,暴雪侵袭白鹿渊地区,大雪已经封山两日,当地居民生命安全遭受严重威胁。党中央已调派各军区精英部队组织居民转移,于18日成功转移全部居民,共计803人,无一人受伤死亡。
报道二跟踪报道:在转移的白鹿渊地区居民中,有一位著名地质专家——扬天闻。由于多年对白鹿渊的地质研究经验,他表示融雪后白鹿渊地区将发生大规模泥石流,这一论点得到了抢险救灾指挥部全体专家的认同。随后,他被邀请加入白鹿渊重建选址的专家组中。
一篇极小篇幅的报道:2011年1月19日,一名离家出走少年不远千里长途跋涉赶到白鹿渊医院,只为看望半年前离别的少女。

闲言絮语
本来是准备8月29日写完的=A=,结果BOSS来电话要加班,加班搞到10点多才弄完……
文字里面的时间点肯定有问题,因为我压根就没时间概念,咳咳……
好吧,我承认我没仔细玩OTZ……
总之就写成这样了。。。
好吧,我睡觉去了……

One response to “Another Good Ending Of Twisty Destin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