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雾之本境》玩后感:与优异之作的一步差距与一步超越(有剧透)

| written by SP-time官方 | Posted in 玩家动态 网友推荐文转载

原文出处:http://hi.baidu.com/wildgun/blog/item/dc8e39d7796709c7a044df72.html

原文作者: wildgun

 

本文经原作者同意转载于此,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雾之本境》,SPtime制作组2011年的新作。它无疑是一款成功的作品,也是一款优秀的作品。非常棒,它给我留下的印象超过了一些日本商业AVG,我会向别人推荐。但要问我它有没有达到优异之作呢?按我的想法是:它离可以被我评价为优异之作还有一小段差距,却同时有另一些超越优异之作的内容。


赞美之词不多说了,因为本作延续了了SPtime制作组《翡翠月》与《雪之本境》特别是后者的优秀质量,再一次呈现了以均衡为特色的制作风格,因此赞美之词请参考之前我对前两作的玩后感吧。接下来说说我眼中的这一步之遥。

 

首先是觉得人物之间对峙设局过于复杂和急促,令人应接不暇。特别是刚进入学生会那段,扬雨晴、童玲以及后来加入的祁连遥,三位都是心计颇深,互相能算到对方思考的三四步。我觉得这样的“天才少女”,或者度人心腹能力颇为深厚的人,有那么一个就够了,一下子给出三位,然后这三位非但要互相猜忌还要和雾之境主这个隐藏的对手博弈,至少我玩的时候会明显感到思维跟不上,于是就变成被动地接受文字中所描述的推理过程,而非玩家主动参与推理,然后从游戏里验证了。要说玩家主动推理后游戏内验证的话,我觉得对王用斌身份的猜测那个选项难度适可。
而在官方设定集中“小仆的制作日志”其中“一个‘最’话题”段落,提到剧本反复修改,说原案中存在一个问题,人物关系过于分散。因此在后一版计划中把所有人都关联在了学生会这个框架下,又加上了紧密的联系。其实,我倒是觉得原先的设定不错,现有游戏中的人物关系则显得过于聚合,或者说过于复合。一个角色身上往往要承担多个身份,这也就直接导致了上面提到的人物之间对峙设局过于复杂和急促。

于是这里就出现了两个基于身份的信息落差:一个是游戏内的一个是游戏外的。游戏内,男主角作为毫不知情的转校生进入学校,而面对的几位都是身份重重加心思重重的主角,自然无法很好地全盘思考;游戏外,游戏制作者,具体来说大概就是小仆吧,在一遍遍地修改原案与剧本过程中,对人物关系是烂熟于心了,因此谜题与圈套可以一层一层地敷上,然而作为玩家来说,对这个游戏中的人物关系毫不知情,在看文字的过程中也难免会有言不达意,或前看后忘的情况,因此要玩家一下子在十小时内接受这三层谜团,也只能是被动接受而非主动参与推理了。因此,这就是游戏制作者与游戏玩家之间的基于身份的信息落差。

此外,游戏中有一段对话,是童玲对祁连遥说的“少断指,多断头”,然后男主角张泊岩问起时,祁连遥回答是暗语。之前游戏内对这两个女生关系的描写一直是竞争关系,现在她俩却说起了暗语,而后游戏至终也没交代这是她们俩的什么密谋。似乎是一处解说遗漏?

 
再说另一个问题。在故事前半段,扬雨晴有一句评价推理小说的话“推理小说很多都不提供刑侦与办案过程,仅仅为了吸引读者加快节奏而已。”说实话,我觉得本作并没有摆脱这个缺陷。尽管在“小仆的制作日志”中“关于剧情的困境”提到了剧本提速点的问题,而我也确实感到了剧本中故事节奏是渐次加快的,然而刑侦过程并没有分段解决。很多证据,虽然在案发时就已经提出了——比如王用斌一案中锁上划痕的问题,苒浩一案中日记的问题……等等,但这些案子及其证据线索并没有直接分析并解决,仍是积压到了最后才爆发出来解决,而不是一个阶段有该阶段的谜题,完全破解了之后再引出一个更大的谜团。
本作有一个特点,是其比优异之作更进一步的所在。那就是心系社会。如果说作品仅仅是架构了一个猎奇的、偶然的或是变态性质的杀人案,那在事件根源方面显得比较单薄,但这部作品不是这样,它联系了社会现象,讨论了精神疾病患者在社会中的待遇情况,甚至还谈及了在我们国家中精神病院的另类作用,以及网络舆论被严格监管的现状。说到底,游戏中这起虚构的案件发生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是弱势群体的诉求无法得到有效的传达,因此就以极端变态的方式来表现。而苒浩的自杀,便让我想到了那些面对城管强拆无奈自焚的人,是以自残自杀的方式获取体制外额外关注的手段。以上游戏中的种种,往大里说是游戏人的社会责任,往小里说是吐槽社会现象,这是难能可贵的,也是《雾之本境》超越优异之作的一步。

 
要问我三个结局中最喜欢哪个的话,应该是第二个。第二个给我带来的震撼,并不亚于贺云舟在肉包子里吃出人指甲的震撼,反而是有甚于之。如果说吃出人肉只是个人道德层面的厌恶感——其实转念一想,在《雪之本境》里早有这出戏了——那当第二个结局提到这是一所新型精神病治疗学校时,给我带来的震撼更是一种波及整个社会的思考与厌恶。我始终认为这个结局是小仆在讽刺他的老乡——杨永信。没错,那个以惩戒措施电疗来对待所谓网瘾患者的杨永信也同样是山东人。另外我还认为《雾之本境》的这个结局脱胎于SPtime制作组第一款游戏《翡翠月》,记得其中也隐约提到了器官黑市交易,以及同样出现了一份医院证明——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木易教授。

若是这种精神治疗高中乃至贩卖器官的勾当真的出现在现实中,我也完全不会觉得难以置信的,他们能凭空制造出“网瘾”这样一个无稽之谈的病症来,到处收费敛财又军事化管教乃至施以刑罚电疗,那器官黑市交易也不是什么难以联想的事了。其实我在游戏进行到主角张泊岩要与父母通话而周方谨先是死活不让之后与其父母交代了几句,张泊岩接通电话时父母心不在焉的回答时,已经隐约猜到了这是一家类似于网瘾治疗机构的学校。譬如周方谨只要先在电话里与张父母交代一下“你们家儿子的被害妄想又发作了”,那张父母自然不会把张泊岩有关学校中杀人的事件信以为真。说起来我高中时候因为玩网络游戏,我本人父母也去买过陶宏开的那几本有关戒网瘾的书,乃至参加过陶宏开的讲座。现在想想还好我父母算是知识分子了,要不然和故事中张泊岩的父母以及现实世界里千千万万家长一样脑残的话,说不定我也就被送进去了……有点后怕呀。要真是如此的话,不敢说我能比张泊岩做得更出色,但说不定我第一天就鼓动造反了。“大乱到大治”,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再说句题外话,就算我没被送进去,至今对网络和网游的使用率及热情也依然未减,但现在却仍活得挺丰富挺惬意,挺好。

 

但这开放式的第二个结局,其逻辑也是有问题的,有一定的强制性与无理性。在雪之境主与雾之境主在《无恙篇》中有一段对话:
  【雾境主】『在推理之前,你的精神是正常的吗?』
【雾境主】『如果你认为精神正常。』
【雾境主】『那么祁连遥所说的一切都不正确!』
【雾境主】『境主就是周方谨和学校。』
【雾境主】『如果你认为精神不正常。』
【雾境主】『那么你的所有推理都没有意义。』

这就是小仆所设的这个开放结局的核心逻辑,这个推论其实我并没有十分理解,但我能看出其中的无理性。“如果你认为精神不正常。那么你的所有推理都没有意义。”这句话其实是不成立的。首先,我们无法确定张泊岩是否真的具有偏执狂疾病,还是由于各种原因被错误诊断为此症状;其次,即使他确实患有偏执狂也肯定是个轻度症状的,不然就直接送到白鹿渊精神病院而不是高中了。而就算是偏执狂,也不能认定患者的所有推理都没有意义。因此“精神正常则所有推理都正确,精神不正常则所有推理都没有意义”这个二分法是具有强制性和无理性的。所以我认为这个开放式结局搭建得不够精彩,至少我并没有领会其妙处。

 

最后再来讨论一下游戏中各种消极乃至错误行为的成因,讨论两个个案吧。一个是祁连遥的童年,一个是苒浩的童年。

祁连遥的问题出在哪里?显而易见的原因是她一直引以为豪和视之为榜样的律师父亲背叛了自己的理念,也同时等于背叛了祁连遥自己的理念,然后祁连遥就动刀伤害了其父亲。问题出在哪?问题出在我们缺乏对人性本恶的信仰。人性本恶是一个普遍的观点,在西方很著名,表现为原罪论,而在东方不怎么出名,表现为荀况的性恶论。为什么要提倡信仰人性本恶呢?这看起来很不好,但实际上认清人的本质的邪恶的,就不会把终极信仰寄托在人身上。因为人是会变的,如果一个人被视作了信仰对象,万一哪天他变坏了,难道信仰也跟着一起变?所以我提倡信仰的对象应该是一个超然的事物,比如是神。试想,如果祁连遥从小接受了人性本恶的教育,知道他父亲虽然看起来很好很伟大,但本质也是一个人,是有原罪或说性本恶的人,虽然平时看起来很正义,但说不定哪天就变坏了,变得邪恶无比罪恶不堪——因为人性本恶以及墨菲定律(凡是可能出错的事必定会出错)告诉我们:其父亲堕落是必然,不堕落是偶然。有了这样基调的心理准备,我想当祁连遥看到其父亲真的堕落时,也不至于采取过激的伤害行为,而是会采取更理性的措施了。

再看苒浩的悲剧,问题出在哪里呢?上面已经提到了,是弱势群体的诉求无法得到有效的传达,因此就以极端变态的方式来表现。其实扬雨晴的悲剧也是如此。这是一个涉及国家法治体系的问题。如果弱势群体都需要通过制造变态事件的手段来引起注意,来吸引媒体关注,来引发网络舆论,甚至招来了公民独立调查团……如果所有问题都需要这些体制外的特殊渠道来反映及伸张,那体制内原本就已经设立了的法律体系,还有什么存在价值呢?因此通过这个游戏,也让我更迫切要求一个健全的法律体系——不仅仅是法理与修改程序的健全,还有申诉渠道的健全、自身独立性的健全。以前听说过一个事例,说是在美国,要是一个家庭把婴儿独立放在家里几个小时,他邻居看见了,就能把这家人告上法庭,算是照顾不善。这个例子虽然夸张了点,但如果公平和正义能如此一般地触及到家庭生活的方方面面(当然也不能像文革那样轰轰烈烈过于干涉私事),那苒浩叔叔独吞其父母资产的罪恶也就可以及时被揭露和强制修正了。在这样的法律下,虽然不能给予苒浩及苒雪忆一个美满的家庭,但至少可以从物质生活上给予社会力量的保证。

 

呼……一个游戏居然能带出这么现实的问题,看来小仆还真是在选题上下了功夫。而这也正是本作比优异之作还要更先进更深刻的一步。

因此,我向各位推荐《雾之本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